“科技成果转化率”辨析

  “科技成果转化率”的辨析

  \\ u0026李修权\\ \\ \\ \\ \\ \\ \\ \\ u0026 \\ u0026 \\ u0026 \\ u0026 \\ u0026 \\ u0026 \\ u0026 \\ u0026 ■科技专着■“监测科技成果产出及转化效果。客观评价科技对经济发展的贡献,为宏观科技管理决策提供依据。但媒体经常提到的“科技成果转化率”并不是一个好的评价指标。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采用“科技成果转化率”来评价我国科技创新绩效。正是由于有关方面对“科技成果转化率”的误解和一些不科学的数据的使用,误导了公众。
关于“科技成果转化率”的事实并不真实,目前各种媒体,学术期刊甚至是官方资料中都有各种版本的科技成果转化率数据,但大多数不验证数据来源可靠是大量的参考文献。据世界银行统计,中国的科技成果平均转化率平均只有15%。根据我们的调查,世界银行从来没有对国家级的科技成果转化率进行统计和国际比较,也从未公布这些数据。据了解,与国外相比,“与发达国家科技成果转化率50%以上相比,我国科技创新资源浪费严重”。或“发达国家科技成果转化率达到40%-50%”,甚至表示“发达国家转化率80%之间存在很大差距”。事实上,国外成果,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丹麦等国家开展技术转让和商业调查研究,它只针对大学,研究机构等公共研究部门,而不是针对全社会科技成果统计或评估。可以看出,目前任何版本的科技成果转化率数据均以具体管理范围的评估数据作为国家科技成果转化率。这些概念不仅困惑,而且数据也不真实。科技成果转化率没有统一的测量标准
科技成果转化率科技成果转化率没有统一的测量标准分子的前提下,在一个小的区域测量和使用,例如,由基金资助的研究和发展的比例将被推广和应用于工业化。但是,如果我们认为这可以广泛地作为整个社会的统计指标,显然对科技成果转化和创新活动的认识过于简单。从统计指标测算来看,目前国内外对科技成果转化率的界定和计算还没有统一的规范和可靠的数据来源。因此,准确衡量一个国家的科技成果转化率也是很困难的。
1.“成就”的概念没有标准 - 从字面上看,科技成果转化率是指在调查期间科技成果产业化或商品化总量的科技成果数量。但是,什么是“科技成果”呢?科研人员承担的项目研究项目在连续生产阶段进行的成果,并发表论文,专利申请,然后完成项目任务是一项成果,或在专利申请期间,该文件是一个结果?是“高铁技术”结果还是成千上万?从统计上看,国内外还没有形成公认的科技成果定义。目前,中国的科技统计系统从不同来源收集科研课题,专利,论文,奖项,标准和软件着作权等统计资料,但不论是专利注册制度,科技成果登记制度,国家科技计划统计,或技术交易市场体系,都只是从一个具体的角度来看,只关注科技创新活动的产出监测,而且是重迭的,目前还没有一个好的方法来计算社会科技总量的成就。2.“转型”的概念太模糊了科学技术成果转化为生产力需要一个过程。结果初步应用到形成产品,达到规模化,产业化阶段,可以算作c的过程颠覆科技成果。目前,学术界对于结果转型究竟有甚么争议,统计周期与转型过程中的哪个阶段相对应,从学术角度看,各个视角都有其自身的研究价值,反映了不同阶段科技成果转化成果的不同类型。因此,目前关于什么是“转型”的学术争论导致了“应用概念”,“效率概念”,“产权交易概念”,“市场概念”和“工业化概念”等一百个论点。相应地,在转换的不同阶段获得的统计数据被用来计算结果。根据中国科技成果注册体系统计数据显示,2007 - 2012年,我国科技成果的稳定应用率为89.2%,成果收益率为24.8%,科技成果率转移率为3.4%。科技成果转化率是多少?3,统计期间难以确定科技成果是一个漫长的循环过程,经过完成一个研究项目,结果需要有一个逐渐成熟,积极的推动,社会对过程的认识和认可,因此,科技成果的转化通常需要一定的时间,一些三年五年,一些十年八年,科学计算“科技成果转化率”的比例指标是必要的先决条件ite是“分子”(转换的结果)应该属于“分母”(所有成就)的统计范围。这需要对每个研究项目的结果进行纵向跟踪调查,以获得计算所需的统计数据。但现有的统计调查制度难以支持这种不确定时期的数量统计。目前,在计算转换率时使用不同通道获得的数据时,“分子”所代表的转换结果往往不在“分母”中。因此,要保证计算转换率的科学转换是非常困难的。因此,从科学的测度角度来看,全社会科技成果转化率目前仍是“虚假”指标。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没有考虑到整个社会科技成果的转化率。在理论知识和统计条件尚不成熟的情况下,要避免推广科技成果的利用,避免误导。 “科技成果转化率”有限
不说科技成果转化率难以成为“真实”指标,即使准确的估计也反映了创新驱动力的真正动力,揭示了中国科学研究体系的主要问题并不显着,试图将我国科技成果转化成“科技成果转化率”的成效归纳为“直觉和单一指标的简单性,但实际上“科技成果转化率”和研发(RD)资金强度等综合强度不同的指标,其含义和指标是非常有限的。这个指标必然会导致片面的评价和误导性的宣传e价值是公益性科学研究的基本类型。许多基础研究或公共利益研究在其研究成果中没有直接的转化问题。这类研究开发活动主要是通过知识的创造和传播,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这些指标不能体现这种成就价值。
其次,结果的多样性不能被覆盖。由于现有成果转化机制的不完善,使得大量成果得到灵活转化。特别是在科技成果转化法修改之前,由于涉及国有资产转让的问题,政府补助所形成的科技成果在评估成果方面比较麻烦,处置转让收益。条款不明确,机构和个人都不愿承担风险。积极回避成果的明确转让,导致大量以隐性形式进行的委托开发和技术服务等科技成果转化活动,不能纳入目前的成果统计制度。第三,转型成果的质量难以体现。数量不能代表质量。这也是一个转型。由于成果类型不同,转型阶段和转型规模的不同,对经济社会的贡献差异很大。共同技术或关键技术的突破将带来社会各个领域的重大变革,其意义可能超越数以千计的应用技术创新。更尖端的技术探索,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尝试,失败的可能性越大,但不否认其价值。 “科技成果转化率”的科技成果类型大小不一,造成各项成果转化效益差异巨大,反映了“科技成果转化”的价值和意义十分有限。技术成果转化率“指标。
(作者:中国科学院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

  关键词:技术中国研究美国管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vwin德赢国际--科技博文